首页 资讯报导阅读与思考医学与健康医学图谱收听广播友情连接供求信息最近更新
  您的位置: 石家庄北江盲人按摩网 >> 文章中心 >> 阅读与思考 >> 阅读与思考-精典阅读
 阅读文章

论语第十六至第二十

  文章作者:佚名来源:网络转摘浏览次数:3277字体:字体颜色
 阅读权限:游客身份花费会员币:0添加时间:2011-08-25 22:22:17提交会员:凌霄

论语第十六至第二十

季氏篇第十六 【本篇引语】
                              本篇包括14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不患寡

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生而知之”;“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

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

得”;“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本篇主要谈论的问题包

括孔子及其学生的政治活动、与人相处和结交时注意的原则、君子的三戒、三畏

和九思等。
                              【原文】 16·1
                              季氏将伐颛臾(1)。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

季氏将有事(2)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

东蒙主(3),且在城邦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

,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4)有言曰:‘陈力就列(5),不能

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6)矣?且尔言过矣,虎兕(7)出于

柙(8),龟玉毁于椟(9)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

(10)。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

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11)。盖均无贫,和

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

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

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12)之内也。”
【注释】 (1)颛臾:鲁国的附属国,在今山东省费县西。
                              (2)有事:指有军事行动,用兵作战。 (3)东蒙

主:东蒙,蒙山。主,主持祭祀的人。
                              (4)周任:人名,周代史官。 (5)陈力就列:陈

力,发挥能力,按才力担任适当的职务。
                              (6)相:搀扶盲人的人叫相,这里是辅助的意思

。 (7)兕:雌性犀牛。
(8)柙:用以关押野兽的木笼。 (9)椟:音dú,匣子。 (10)费:季氏的采邑。
                              (11)贫、寡:可能有错误,应为寡、贫。 (12)

萧墙:照壁屏风。指宫廷之内。 【译文】
                              季氏将要讨伐颛臾。冉有、子路去见孔子说:

“季氏快要攻打颛臾了。”孔子说:“冉求,这不就是你的过错吗?颛臾从前是

周天子让它主持东蒙的祭祀的,而且已经在鲁国的疆域之内,是国家的臣属啊,

为什么要讨伐它呢?”冉有说:“季孙大夫想去攻打,我们两个人都不愿意。”

孔子说:“冉求,周任有句话说:‘尽自己的力量去负担你的职务,实在做不好

就辞职。’有了危险不去扶助,跌倒了不去搀扶,那还用辅助的人干什么呢?而

且你说的话错了。老虎、犀牛从笼子里跑出来,龟甲、玉器在匣子里毁坏了,这

是谁的过错呢?”冉有说:“现在颛臾城墙坚固,而且离费邑很近。现在不把它

夺取过来,将来一定会成为子孙的忧患。”孔子说:“冉求,君子痛恨那种不肯

实说自己想要那样做而又一定要找出理由来为之辩解的作法。我听说,对于诸侯

和大夫,不怕贫穷,而怕财富不均;不怕人口少,而怕不安定。由于财富均了,

也就没有所谓贫穷;大家和睦,就不会感到人少;安定了,也就没有倾覆的危险

了。因为这样,所以如果远方的人还不归服,就用仁、义、礼、乐招徕他们;已

经来了,就让他们安心住下去。现在,仲由和冉求你们两个人辅助季氏,远方的

人不归服,而不能招徕他们;国内民心离散,你们不能保全,反而策划在国内使

用武力。我只怕季孙的忧患不在颛臾,而是在自己的内部呢!”
                              【评析】
                              这一章又反映出孔子的反战思想。他不主张通

过军事手段解决国际、国内的问题,而希望采用礼、义、仁、乐的方式解决问题

,这是孔子的一贯思想。此外,这一章里孔子还提出了“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

寡而患不安”。朱熹对此句的解释是:“均,谓各得其分;安,谓上下相安。”

这种思想对后代人的影响很大,甚至成为人们的社会心理。就今天而言,这种思

想有消极的一面,基本不适宜现代社会,这是应该指出的。
                              【原文】 16·2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

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

则庶人不议。”
                              【译文】
                              孔子说:“天下有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

打仗都由天子作主决定;天下无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由诸侯作主决

定。由诸侯作主决定,大概经过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大夫决定,经过五代很

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国家政权就不会落在大夫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

就不会议论国家政治了。”
                              【评析】
                              “天下无道”指什么?孔子这里讲,一是周天

子的大权落入诸侯手中,二是诸侯国家的大权落入大夫和家臣手中,三是老百姓

议论政事。对于这种情况,孔子极感不满,认为这种政权很快就会垮台。他希望

回到“天下有道”的那种时代去,政权就会稳定,百姓也相安无事。
                              【原文】 16·3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1)矣,政逮(2)于

大夫四世(3)矣,故夫三桓(4)之子孙微矣。”
                              【注释】 (1)五世:指鲁国宣公、成公、襄公

、昭公、定公五世。 (2)逮:及。
                              (3)四世:指季孙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

世。
                              (4)三桓:鲁国伸孙、叔孙、季孙都出于鲁桓公

,所以叫三桓。 【译文】
                              孔子说:“鲁国失去国家政权已经有五代了,

政权落在大夫之手已经四代了,所以三桓的子孙也衰微了。”
                              【评析】
                              三桓掌握了国家政权,这是春秋末期的一种政

治变革,对此,孔子表示不满。本章里孔子对当时社会政治形势提出了自己的认

识和态度。孔子的观点是,社会政治变革就是“天下无道”,这还是基于他的“

礼治”的思想,希望变为“天下有道”的政治局面。
                              【原文】 16·4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

谅(1),友多闻,益矣。友便辟(2),友善柔(3),友便侫(4),损矣。”
                              【注释】 (1)谅:诚信。 (2)便辟:惯于走邪

道。 (3)善柔:善于和颜悦色骗人。
                              (4)便侫:惯于花言巧语。 【译文】
                              孔子说:“有益的交友有三种,有害的交友有

三种。同正直的人交友,同诚信的人交友,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这是有益的。

同惯于走邪道的人交朋友,同善于阿谀奉承的人交朋友,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

朋友,这是有害的。”
                              【原文】 16·5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1)

,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2),乐佚(3)游,乐晏乐(4),损矣。”
                              【注释】 (1)节礼乐:孔子主张用礼乐来节制

人。 (2)骄乐:骄纵不知节制的乐。
                              (3)佚:同“逸”。 (4)晏乐:沉溺于宴饮取乐

。 【译文】
                              孔子说:“有益的喜好有三种,有害的喜好有

三种。以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以称道别人的好处为喜好,以有许多贤德之友为

喜好,这是有益的。喜好骄傲,喜欢闲游,喜欢大吃大喝,这就是有害的。”
                              【原文】 16·6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1):言未及之而言

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2)。”
                              【注释】 (1)愆:音qiān,过失。 (2)瞽:

音gǔ,盲人。 【译文】
                              孔子说:“侍奉在君子旁边陪他说话,要注意

避免犯三种过失:还没有问到你的时候就说话,这是急躁;已经问到你的时候你

却不说,这叫隐瞒;不看君子的脸色而贸然说话;这是瞎子。”
                              【评析】
                              以上这几章,主要讲的是社会交往过程中应当

注意的问题。交朋友要结交那些正直、诚信、见闻广博的人,而不要结交那些逢

迎谄媚、花言巧语的人,要用礼乐调节自己,多多地称道别人的好处,与君子交

往要注意不急躁、不隐瞒等等,这些对我们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原文】 16·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

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译文】
                              孔子说:“君子有三种事情应引以为戒:年少

的时候,血气还不成熟,要戒除对女色的迷恋;等到身体成熟了,血气方刚,要

戒除与人争斗;等到老年,血气已经衰弱了,要戒除贪得无厌。”
                              【评析】
                              这是孔子对人从少年到老年这一生中需要注意

的问题作出的忠告。这对今天的人们还是很有必要注意的。
                              【原文】 16·8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

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译文】
                              孔子说:“君子有三件敬畏的事情:敬畏天命

,敬畏地位高贵的人,敬畏圣人的话,小人不懂得天命,因而也不敬畏,不尊重

地位高贵的人,轻侮圣人之言。”
                              【原文】 16·9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

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译文】
                              孔子说:“生来就知道的人,是上等人;经过

学习以后才知道的,是次一等的人;遇到困难再去学习的,是又次一等的人;遇

到困难还不学习的人,这种人就是下等的人了。”
                              【评析】
                              孔子虽说有“生而知之者”,但他不承认自己

是这种人,也没有见到这种。他说自己是经过学习之后才知道的。他希望人们勤

奋好学,不要等遇到困难再去学习。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就是讲的这个道

理。至于遇到困难还不去学习,就不足为训了。
                              【原文】 16·10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

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译文】
                              孔子说:“君子有九种要思考的事:看的时候

,要思考看清与否;听的时候,要思考是否听清楚;自己的脸色,要思考是否温

和,容貌要思考是否谦恭;言谈的时候,要思考是否忠诚;办事要思考是否谨慎

严肃;遇到疑问,要思考是否应该向别人询问;忿怒时,要思考是否有后患,获

取财利时,要思考是否合乎义的准则。”
                              【评析】
                              本章通过孔子所谈的“君子有九思”,把人的

言行举止的各个方面都考虑到了,他要求自己和学生们一言一行都要认真思考和

自我反省,这里包括个人道德修养的各种规范,如温、良、恭、俭、让、忠、孝

、仁、义、礼、智等等,所有这些,是孔子关于道德修养学说的组成部分。
                              【原文】 16·11
                              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

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译文】
                              孔子说:“看到善良的行为,就担心达不到,

看到不善良的行动,就好像把手伸到开水中一样赶快避开。我见到过这样的人,

也听到过这样的话。以隐居避世来保全自己的志向,依照义而贯彻自己的主张。

我听到过这种话,却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
                              【评析】 【原文】 16·12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

夷叔齐饿死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译文】
                              齐景公有马四千匹,死的时候,百姓们觉得他

没有什么德行可以称颂。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下,百姓们到现在还在称颂他

们。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 16·13
                              陈亢(1)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2)乎?”

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

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

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

:“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3)其子也。”
                              【注释】 (1)陈亢:亢,音gāng,即陈子禽

。 (2)异闻:这里指不同于对其他学生所讲的内容。
                              (3)远:音yuàn,不亲近,不偏爱。 【译文


                              陈亢问伯鱼:“你在老师那里听到过什么特别

的教诲吗?”伯鱼回答说:“没有呀。有一次他独自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

过,他说:‘学《诗》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说:‘不学诗,就不懂

得怎么说话。’我回去就学《诗》。又有一天,他又独自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

里走过,他说:‘学礼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说:‘不学礼就不懂得

怎样立身。’我回去就学礼。我就听到过这两件事。”陈亢回去高兴地说:“我

提一个问题,得到三方面的收获,听了关于《诗》的道理,听了关于礼的道理,

又听了君子不偏爱自己儿子的道理。”
                              【原文】 16·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

邦人称之曰君夫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
                              【译文】
                              国君的妻子,国君称她为夫人,夫人自称为小

童,国人称她为君夫人;对他国人则称她为寡小君,他国人也称她为君夫人。
                              【评析】 这套称号是周礼的内容之一。这是为

了维护等级名分制度,以达到“名正言顺”的目的。
                              阳货篇第十七 【本篇引语】
                              本篇共26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性相近也

,习相远也”;“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

义为盗”;“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篇中,介绍了孔子的道德教育思想

,孔子对仁的进一步解释,还有关于为父母守丧三年问题,也谈到君子与小人的

区别等等。
                              【原文】 17·1
                              阳货(1)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2)。

孔子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

“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

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孔子曰:“诺,吾将仕

矣。”
                              【注释】 (1)阳货:又叫阳虎,季氏的家臣。
                              (2)归孔子豚:归,音kuì,赠送。豚,音tú

n,小猪。赠给孔子一只熟小猪。
                              (3)时其亡:等他外出的时候。 (4)遇诸涂:涂

,同“途”,道路。在路上遇到了他。
                              (5)迷其邦:听任国家迷乱。 (6)亟:屡次。

(7)与:在一起,等待的意思。 【译文】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子一

只熟小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孔子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

半路上遇见了。阳货对孔子说
                              :“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孔子走过去。

)阳货说:“把自己的本领藏起来而听任国家迷乱,这可以叫做仁吗?”(孔子

回答)说:“不可以。”(阳货)说:“喜欢参与政事而又屡次错过机会,这可

以说是智吗?”(孔子回答)说:“不可以。”(阳货)说:“时间一天天过去

了,年岁是不等人的。”孔子说:“好吧,我将要去做官了。”
                              【原文】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 【译文】
                              孔子说:“人的本性是相近的,由于习染不同

才相互有了差别。” 【原文】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译文】 孔

子说:“只有上等的智者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评析】
                              “上智”是指高贵而有智慧的人;“下愚”指

卑贱而又愚蠢的人,这两类人是先天所决定的,是不能改变的。这种观念如果用

阶级分析的方法去看待,则有其岐视甚至侮辱劳动民众的一面,这是应该予以指

出的。
                              【原文】 17·4
                              子之武城(1),闻弦歌(2)之声。夫子莞尔而笑

,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

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注释】 (1)武城:鲁国的一个小城,当时子

游是武城宰。 (2)弦歌:弦,指琴瑟。以琴瑟伴奏歌唱。
                              【译文】
                              孔子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声音。孔子微笑

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以前我听先生说过,‘君子

学习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了礼乐就容易指使。’”孔子说:“学生们,言

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原文】 17·5
                              公山弗扰(1)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

曰:“末之也已(2),何必公山氏之之也(3)。”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4)哉

?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5)?”
                              【注释】 (1)公山弗扰:人名,又称公山不狃

,字子洩,季氏的家臣。
                              (2)末之也已:末,无。之,到、往。末之,无

处去。已,止,算了。
                              (3)之之也:第一个“之”字是助词,后一个“

之”字是动词,去到的意思。 (4)徒:徒然,空无所据。
                              (5)吾其为东周乎:为东周,建造一个东方的周

王朝,在东方复兴周礼。 【译文】
                              公山弗扰据费邑反叛,来召孔子,孔子准备前

去。子路不高兴地说:“没有地方去就算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公山弗扰那里呢?

”孔子说:“他来召我,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如果有人用我,我就要在东方复

兴周礼,建设一个东方的西周。”
                              【原文】 17·6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

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

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译文】
                              子张向孔子问仁。孔子说:“能够处处实行五

种品德。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五种。”孔子说:“庄重、宽厚、诚

实、勤敏、慈惠。庄重就不致遭受侮辱,宽厚就会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就能得

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会提高工作效率,慈惠就能够使唤人。”
                              【原文】 17·7
                              佛肸(1)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

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2)畔,子之往也,如之

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3);不曰白乎,涅(4)而不

缁(5)。吾岂匏瓜(6)也哉?焉能系(7)而不食?”
                              【注释】 (1)佛肸:音bìxī,晋国大夫范氏

家臣,中牟城地方官。
                              (2)中牟:地名,在晋国,约在今河北邢台与邯

郸之间。 (3)磷:损伤。
                              (4)涅:一种矿物质,可用作颜料染衣服。 (5)

缁:音zī,黑色。
                              (6)匏瓜:葫芦中的一种,味苦不能吃。 (7)系

:音jì,结,扣。 【译文】
                              佛肸召孔子去,孔子打算前往。子路说:“从

前我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

叛,你却要去,这如何解释呢?”孔子说:“是的,我有过这样的话。不是说坚

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吗?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

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里而不给人吃呢?”
                              【原文】 17·8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

“未也。”“居(1),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2);好知不好学,其蔽也

荡(3);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4);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5);好勇不好学,其

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注释】 (1)居:坐。 (2)愚:受人愚弄。

(3)荡:放荡。好高鹜远而没有根基。 (4)贼:害。
                              (5)绞:说话尖刻。 【译文】
                              孔子说:“由呀,你听说过六种品德和六种弊

病了吗?”子路回答说:“没有。”孔子说:“坐下,我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

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受人愚弄;爱好智慧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行为放荡

;爱好诚信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危害亲人;爱好直率却不爱好学习,它的

弊病是说话尖刻;爱好勇敢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犯上作乱;爱好刚强却不

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狂妄自大。”
                              【原文】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1),可

以观(2),可以群(3),可以怨(4)。迩(5)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

名。”
                              【注释】 (1)兴:激发感情的意思。一说是诗

的比兴。 (2)观: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
                              (3)群:合群。 (4)怨:讽谏上级,怨而不怒。

(5)迩:音ěr,近。 【译文】
                              孔子说:“学生们为什么不学习《诗》呢?学

《诗》可以激发志气,可以观察天地万物及人间的盛衰与得失,可以使人懂得合

群的必要,可以使人懂得怎样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君

主;还可以多知道一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原文】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1)矣

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2)也与?”
                              【注释】
                              (1)《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

第一、二两部分篇名。周南和召南都是地名。这是当地的民歌。
                              (2)正墙面而立:面向墙壁站立着。 【译文】
                              孔子对伯鱼说:“你学习《周南》、《召南》

了吗?一个人如果不学习《周南》、《召南》,那就像面对墙壁而站着吧?”
                              【原文】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

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译文】
                              孔子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

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原文】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1),譬诸小人,

其犹穿窬(2)之盗也与?” 【注释】
                              (1)色厉内荏:厉,威严,荏,虚弱。外表严厉

而内心虚弱。 (2)窬:音yú,洞。 【译文】
                              孔子说:“外表严厉而内心虚弱,以小人作比

喻,就像是挖墙洞的小偷吧?”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译文】 孔子

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伪君子,就是破坏道德的人。” 【评析】
                              孔子所说的“乡愿”,就是指那些表里不一、

言行不一的伪君子,这些人欺世盗名,却可以堂而皇之地自我炫耀。孔子反对“

乡愿”,就是主张以仁、礼为原则,只有仁、礼可以使人成为真正的君子。
                              【原文】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

弃也。” 【译文】
                              孔子说:“在路上听到传言就到处去传播,这

是道德所唾弃的。” 【评析】
                              道听途说是一种背离道德准则的行为,而这种

行为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不仅是道听途说,而且四处打听别

人的隐私,然后到处传说,以此作为生活的乐趣,实乃卑鄙之小人。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

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译文】
                              孔子说:“可以和一个鄙夫一起事奉君主吗?

他在没有得到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得到了,又怕失去它。如果他担心失

掉官职,那他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
                              【评析】
                              孔子在本章里对那些一心想当官的人斥为鄙夫

,这种人在没有得到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一旦得到又怕失去。为此,他就会不

择手段去做任何事情,以至于不惜危害群体,危害他人。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也

是司空见惯的。当然,这种人是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的。
                              【原文】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

之狂(1)也肆(2),今之狂也荡(3);古之矜也廉(4),今之矜也忿戾(5);古之愚也

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注释】 (1)狂:狂妄自大,愿望太高。 (2)

肆:放肆,不拘礼节。 (3)荡:放荡,不守礼。
                              (4)廉:不可触犯。 (5)戾:火气太大,蛮横不

讲理。 【译文】
                              孔子说:“古代人有三种毛病,现在恐怕连这

三种毛病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古代的狂者不过是愿望太高,而现在的狂妄者却

是放荡不羁;古代骄傲的人不过是难以接近,现在那些骄傲的人却是凶恶蛮横;

古代愚笨的人不过是直率一些,现在的愚笨者却是欺诈啊!”
                              【评析】
                              孔子所处的时代,已经与上古时代有所区别,

上古时期人们的“狂”、“矜”、“愚”虽然也是毛病,但并非不能让人接受,

而今天人们的这三种毛病都变本加厉。从孔子时代到现在,又过去了两三千年了

,这三种毛病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有增无已,愈益加重,到了令人无法理喻的地

步。这就需要用道德的力量加以惩治。也希望有这三种毛病的人警醒。
                              【原文】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1)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

系重出。 【原文】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

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译文】
                              孔子说:“我厌恶用紫色取代红色,厌恶用郑

国的声乐扰乱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这样的事情。”
                              【原文】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

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译文】
                              孔子说:“我想不说话了。”子贡说:“你如

果不说话,那么我们这些学生还传述什么呢?”孔子说:“天何尝说话呢?四季

照常运行,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什么话呢?”
                              【原文】 17·20 孺悲(1)欲见孔子,孔子辞以

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注释】
                              (1)孺悲:鲁国人,鲁哀公曾派他向孔子学礼。

【译文】
                              孺悲想见孔子,孔子以有病为由推辞不见。传

话的人刚出门,(孔子)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原文】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

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1),期

(2)可已矣。”子曰:“食夫稻(3),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

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4)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

,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

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注释】 (1)钻燧改火:古人钻木取火,四季

所用木头不同,每年轮一遍,叫改火。
                              (2)期:音jī,一年。 (3)食夫稻:古代北方

少种稻米,故大米很珍贵。这里是说吃好的。
                              (4)旨:甜美,指吃好的食物。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

不讲究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

登场,钻燧取火的木头轮过了一遍,有一年的时间就可以了。”孔子说:“(才

一年的时间,)你就吃开了大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心安吗?”宰我说:“我

心安。”孔子说:“你心安,你就那样去做吧!君子守丧,吃美味不觉得香甜,

听音乐不觉得快乐,住在家里不觉得舒服,所以不那样做。如今你既觉得心安,

你就那样去做吧!”宰我出去后,孔子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

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服丧三年,这是天下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他的

父母没有三年的爱吗?”
                              【评析】
                              这一段说的是孔子和他的弟子宰我之间,围绕

丧礼应服几年的问题展开的争论。孔子的意见是孩子生下来以后,要经过三年才

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所以父母去世了,也应该为父母守三年丧。这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他批评宰我“不仁”。其实在孔子之前,华夏族就已经有为父母守丧三

年的习惯,经过儒家在这个问题上的道德制度化,一直沿袭到今天。这是以“孝

”的道德为思想基础的。
                              【原文】 17·22 子路曰:“饱食终日,无所

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译文】
                              孔子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心思也不用,

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下棋的游戏吗?干这个,也比闲着好。”
                              【原文】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

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吗?”孔子答道:“

君子以义作为最高尚的品德,君子有勇无义就会作乱,小人有勇无义就会偷盗。


                              【原文】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1)乎?”子曰:“有恶

。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2)而讪(3)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4)者。

”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5)以为知(6)者,恶不孙(7)以为勇者,恶讦

(8)以为直者。”
                              【注释】 (1)恶:音wù,厌恶。 (2)下流:下

等的,在下的。 (3)讪:shàn,诽谤。
                              (4)窒:阻塞,不通事理,顽固不化。 (5)徼:

音jiǎo,窃取,抄袭。 (6)知:同“智”。
                              (7)孙:同“逊”。 (8)讦:音jié,攻击、

揭发别人。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厌恶的事吗?”孔子说:

“有厌恶的事。厌恶宣扬别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诽谤在上者的人,厌恶

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不通事理的人。”孔子又说:“赐,你也有

厌恶的事吗?”子贡说:“厌恶偷袭别人的成绩而作为自己的知识的人,厌恶把

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发别人的隐私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

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孔子说:“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以教

养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
                              就会报怨。” 【评析】
                              这一章表明孔子轻视妇女的思想。这是儒家一

贯的思想主张,后来则演变为“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男权主义。

                              【原文】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

其终也已。”
                               【译文】 孔子说:“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被

人所厌恶,他这一生也就终结了。”

                              微子篇第十八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11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四体不

勤,五谷不分”;“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这一篇中有如下内容:孔子的

政治思想主张,孔子弟子与老农谈孔子、孔子关于塑造独立人格的思想等。
                               【原文】 18·1 微子(1)去之,箕子(2)为之

奴,比干(3)谏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注释】 (1)微子:殷纣王的同母兄长,见纣

王无道,劝他不听,遂离开纣王。
                              (2)箕子:箕,音jī。殷纣王的叔父。他去劝

纣王,见王不听,便披发装疯,被降为奴隶。
                              (3)比干:殷纣王的叔父,屡次强谏,激怒纣王

而被杀。
                               【译文】 微子离开了纣王,箕子做了他的奴

隶,比干被杀死了。孔子说:“这是殷朝的三位仁人啊!”
                               【原文】 18·2
                              柳下惠为士师(1),三黜(2)。人曰:“子未可

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注释】 (1)士师:典狱官,掌管刑狱。 (2)

黜:罢免不用。
                              【译文】
                              柳下惠当典狱官,三次被罢免。有人说:“你

不可以离开鲁国吗?”柳下惠说:“按正道事奉君主,到哪里不会被多次罢官呢

?如果不按正道事奉君主,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本国呢?”

                              【原文】 18·3
                              齐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则吾不能;以季

、孟之间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译文】
                              齐景公讲到对待孔子的礼节时说:“像鲁君对

待季氏那样,我做不到,我用介于季氏孟氏之间的待遇对待他。”又说:“我老

了,不能用了。”孔子离开了齐国。
                               【原文】 18·4 齐人归(1)女乐,季桓子(2)

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注释】 (1)归:同馈,赠送。 (2)季桓子:

鲁国宰相季孙斯。
                              【译文】 齐国人赠送了一些歌女给鲁国,季桓

子接受了,三天不上朝。孔子于是离开了。
                               【原文】 18·5
                              楚狂接舆(1)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

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

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注释】
                              (1)楚狂接舆:一说楚国的狂人接孔子之车;一

说楚国叫接舆的狂人;一说楚国狂人姓接名舆。本书采用第二种说法。

                              【译文】
                              楚国的狂人接舆唱着歌从孔子的车旁走过,他

唱道:“凤凰啊,凤凰啊,你的德运怎么这么衰弱呢?过去的已经无可挽回,未

来的还来得及改正。算了吧,算了吧。今天的执政者危乎其危!”孔子下车,想

同他谈谈,他却赶快避开,孔子没能和他交谈。

                              【原文】 18·6
                              长沮、桀溺(1)耦而耕(2)。孔子过之,使子路

问津(3)焉。长沮曰:“夫执舆(4)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

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

”曰:“为仲由。”曰:“是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

皆是也,而谁以易之(5)?且而与其从辟(6)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

(7)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8)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

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注释】 (1)长沮、桀溺:两位隐士,真实姓

名和身世不详。 (2)耦而耕:两个人合力耕作。
                              (3)问津:津,渡口。寻问渡口。 (4)执舆:即

执辔。 (5)之:与。 (6)辟:同“避”。
                              (7)耰:音yōu,用土覆盖种子。 (8)怃然:

怅然,失意。
                              【译文】
                              长沮、桀溺在一起耕种,孔子路过,让子路去

寻问渡口在哪里。长沮问子路:“那个拿着缰绳的是谁?”子路说:“是孔丘。

”长沮说;“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说:“是的。”长沮说:“那他是早已知

道渡口的位置了。”子路再去问桀溺。桀溺说:“你是谁?”子路说:“我是仲

由。”桀溺说:“你是鲁国孔丘的门徒吗?”子路说:“是的。”桀溺说:“像

洪水一般的坏东西到处都是,你们同谁去改变它呢?而且你与其跟着躲避人的人

,为什么不跟着我们这些躲避社会的人呢?”说完,仍旧不停地做田里的农活。

子路回来后把情况报告给孔子。孔子很失望地说:“人是不能与飞禽走兽合群共

处的,如果不同世上的人群打交道还与谁打交道呢?如果天下太平,我就不会与

你们一道来从事改革了。”

                              【评析】
                              这一章反映了孔子关于社会改革的主观愿望和

积极的入世思想。儒家不倡导消极避世的做法,这与道家不同。儒家认为,即使

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也要独善其身,做一个有道德修养的人。孔子就是这样一

位身体力行者。所以,他感到自己有一种社会责任心,正因为社会动乱、天下无

道,他才与自己的弟子们不知辛苦地四处呼吁,为社会改革而努力,这是一种可

贵的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
                               【原文】 18·7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蓧(1)。子路问曰

:“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2),孰为夫子?”植其杖而

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3)而食(4)之。见其二子焉。明日,子路

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子路曰:“不仕无义

。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

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注释】 (1)蓧:音diào,古代耘田所用

的竹器。
                              (2)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说这是丈人指自己

。分是粪;不,是语气词,意为:我忙于播种五谷,没有闲暇,怎知你夫子是谁

?另一说是丈人责备子路。说子路手脚不勤,五谷不分。多数人持第二种说法。

我们以为,子路与丈人刚说了一句话,丈人并不知道子路是否真的四体不勤,五

谷不分,没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我们同意第一种说法。
                              (3)黍:音shǔ,黏小米。 (4)食:音sì,拿

东西给人吃。
                               【译文】
                              子路跟随孔子出行,落在了后面,遇到一个老

丈,用拐杖挑着除草的工具。子路问道:“你看到我的老师吗?”老丈说:“我

手脚不停地劳作,五谷还来不及播种,哪里顾得上你的老师是谁?”说完,便扶

着拐杖去除草。子路拱着手恭敬地站在一旁。老丈留子路到他家住宿,杀了鸡,

做了小米饭给他吃,又叫两个儿子出来与子路见面。第二天,子路赶上孔子,把

这件事向他作了报告。孔子说:“这是个隐士啊。”叫子路回去再看看他。子路

到了那里,老丈已经走了。子路说:“不做官是不对的。长幼间的关系是不可能

废弃的;君臣间的关系怎么能废弃呢?想要自身清白,却破坏了根本的君臣伦理

关系。君子做官,只是为了实行君臣之义的。至于道的行不通,早就知道了。”

                              【评析】
                              过去有一个时期,人们认为这一章中老丈所说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劳动人民对孔丘的批判等等。这恐怕是理解上和思

想方法上的问题。对此,我们不想多作评论,因为当时不是科学研究,而是政治

需要。其实,本章的要点不在于此,而在于后面子路所作的总结。即认为,隐居

山林是不对的,老丈与他的儿子的关系仍然保持,却抛弃了君臣之伦。这是儒家

向来都不提倡的。

                              【原文】 18·8
                              逸(1)民:伯夷、叔齐、虞仲(2)、夷逸、朱张

、柳下惠、少连。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谓柳下惠、

少连,“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

放(3)言,身中清,废中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

                              【注释】 (1)逸:同“佚”,散失、遗弃。
                              (2)虞仲、夷逸、朱张、少连:此四人身世无从

考,从文中意思看,当是没落贵族。
                              (3)放:放置,不再谈论世事。
                              【译文】
                              被遗落的人有: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

张、柳下惠、少连。孔子说:“不降低自己的意志,不屈辱自己的身分,这是伯

夷叔齐吧。”说柳下惠、少连是“被迫降低自己的意志,屈辱自己的身分,但说

话合乎伦理,行为合乎人心。”说虞仲、夷逸“过着隐居的生活,说话很随便,

能洁身自爱,离开官位合乎权宜。”“我却同这些人不同,可以这样做,也可以

那样做。”

                              【原文】 18·9
                              大师挚(1)适齐,亚饭(2)干适楚,三饭缭适蔡

,四饭缺适秦,鼓方叔(3)入于河,播鼗(4)武入于汉,少师(5)阳、击磬襄(6)入

于海。

                              【注释】 (1)大师挚:大同“太”。太师是鲁

国乐官之长,挚是人名。
                              (2)亚饭、三饭、四饭:都是乐官名。干、缭、

缺是人名。 (3)鼓方叔:击鼓的乐师名方叔。
                              (4)鼗:音táo,小鼓。 (5)少师:乐官名,

副乐师。 (6)击磬襄:击磬的乐师,名襄。
                              【译文】
                              太师挚到齐国去了,亚饭干到楚国去了,三饭

缭到蔡国去了,四饭缺到秦国去了,打鼓的方叔到了黄河边,敲小鼓的武到了汉

水边,少师阳和击磬的襄到了海滨。
                               【原文】 18·10
                              周公谓鲁公(1)曰:“君子不施(2)其亲,不使

大臣怨乎不以(3)。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
                               【注释】 (1)鲁公:指周公的儿子伯禽,封于

鲁。 (2)施:同“弛”,怠慢、疏远。 (3)以:用。
                               【译文】
                              周公对鲁公说:“君子不疏远他的亲属,不使

大臣们抱怨不用他们。旧友老臣没有大的过失,就不要抛弃他们,不要对人求全

责备。”
                               【原文】 18·11 周有八士(1):伯达、伯适

、伯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随、季。
                              【注释】 (1)八士:本章中所说八士已不可考


                              【译文】 周代有八个士:伯达、伯适、伯突、

仲忽、叔夜、叔夏、季随、季。
                              
                              子张篇第十九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25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见危致

命,见得思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君子之过,犹日月之食”;

“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本篇中包括的主要内容有:孔子学而不厌、不耻下问

的精神;孔子对殷纣王的批评,孔子关于学与仕的关系,君子与小人在有过失时

的不同表现,以及孔子与其学生和他人之间的对话。

                              【原文】 19·1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

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译文】
                              子张说:“士遇见危险时能献出自己的生命,

看见有利可得时能考虑是否符合义的要求,祭祀时能想到是否严肃恭敬,居丧的

时候想到自己是否哀伤,这样就可以了。”

                              【评析】
                              “见危致命,见得思义”,这是君子之所为,

在需要自己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勇于献身。同样,在有利可得的

时候,他往往想到这样做是否符合义的规定。这是孔子思想的精华点。

                              【原文】 19·2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

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译文】
                              子张说:“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

不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又怎么说他没有?”
                               【原文】 19·3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

?”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

: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

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译文】
                              子夏的学生向子张寻问怎样结交朋友。子张说

:“子夏是怎么说的?”答道:“子夏说:‘可以相交的就和他交朋友,不可以

相交的就拒绝他。’”子张说:“我所听到的和这些不一样:君子既尊重贤人,

又能容纳众人;能够赞美善人,又能同情能力不够的人。如果我是十分贤良的人

,那我对别人有什么不能容纳的呢?我如果不贤良,那人家就会拒绝我,又怎么

谈能拒绝人家呢
                              ?”
                               【原文】 19·4 子夏曰;“虽小道(1),必有

可观者焉,致远恐泥(2),是以君子不为也。”
                              【注释】 (1)小道:指各种农工商医卜之类的

技能。 (2)泥:阻滞,不通,妨碍。
                              【译文】 子夏说:“虽然都是些小的技艺,也

一定有可取的地方,但用它来达到远 大目标就行不通了。”
                              【原文】 19·5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

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译文】
                              子夏说:“每天学到一些过去所不知道的东西

,每月都不能忘记已经学会的东西,这就可以叫做好学了。”
                              【评析】
                              这是孔子教育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子并不

笼统反对博学强记,因为人类知识中的很多内容都需要认真记忆,不断巩固,并

且在原有知识的基础上再接受新的知识。这一点,对我们今天的教育也有某种借

鉴作用。

                              【原文】 19·6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1),

切问(2)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注释】 (1)笃志:志,意为“识”,此为强

记之义。 (2)切问:问与切身有关的问题。
                               【译文】
                              子夏说:“博览群书广泛学习而已记得牢固,

就与切身有关的问题提出疑问并且去思考,仁就在其中了。”
                              【评析】 这里又提到孔子的教育方法问题。“

博学而笃志”即“博学而强记”,再一次谈到它的重要性的问题。
                               【原文】 19·7 子夏曰:“百工居肆(1)以成

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注释】 (1)百工居肆:百工,各行各业的工

匠。肆,古代社会制作物品的作坊。
                              【译文】 子夏说:“各行各业的工匠住在作坊

里来完成自己的工作,君子通过学习来撑握道。”
                               【原文】 19·8 子夏说:“小人之过也必文

。”
                               【译文】 子夏说:“小人犯了过错一定要掩

饰。”
                              【原文】 19·9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

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译文】 子夏说:“君子有三变:远看他的样

子庄严可怕,接近他又温和可亲,听他说话语言严厉不苟。”
                              【原文】 19·10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

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
                              也。”
                              【译文】 子夏说:“君子必须取得信任之后才

去役使百姓,否则百姓就会以为是在虐待他们。要先取
                              得信任,然后才去规劝;否则,(君主)就会

以为你在诽谤他。”
                              【原文】 19·11 子夏曰:“大德(1)不逾闲

(2),小德出入可也。”
                              【注释】 (1)大德、小德:指大节小节。 (2)

闲:木栏,这里指界限。
                               【译文】 子夏说:“大节上不能超越界限,

小节上有些出入是可以的。”
                               【评析】
                              这一章提出了大节小节的问题。儒家向来认为

,作为有君子人格的人,他应当顾全大局,而不在细微末节上斤斤计较。

                              【原文】 19·12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

,则可矣,抑(1)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

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2)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

(3)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注释】 (1)抑:但是,不过。转折的意思。

(2)倦:诲人不倦。 (3)诬:欺骗。
                              【译文】
                              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做些打扫和迎送客人

的事情是可以的,但这些不过是末节小事,根本的东西却没有学到,这怎么行呢

?”子夏听了,说:“唉,子游错了。君子之道先传授哪一条,后传授哪一条,

这就像草和木一样,都是分类区别的。君子之道怎么可以随意歪曲,欺骗学生呢

?能按次序有始有终地教授学生们,恐怕只有圣人吧!”

                              【评析】
                              孔子的两个学生子游和子夏,在如何教授学生

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而且争得比较激烈,不过,这其中并没有根本的不同,只

是教育方法各有自己的路子。
                               【原文】 19·13 子夏曰:“仕而优(1)则学

,学而优则仕。”
                              【注释】 (1)优:有余力。
                              【译文】 子夏说:“做官还有余力的人,就可

以去学习,学习有余力的人,就可以去做官。”
                               【评析】
                              子夏的这段话集中概括了孔子的教育方针和办

学目的。做官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那他就可以去学习礼乐等治国安邦的知识

;学习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他就可以去做官从政。同时,本章又一次谈到“

学”与“仕”的关系问题。
                               【原文】 19·14 子游曰:“丧致(1)乎哀而

止。”
                               【注释】 (1)致:极致、竭尽。
                               【译文】 子游说:“丧事做到尽哀也就可以

了。”
                              【原文】 19·15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

也,然而未仁。”
                              【译文】 子游说:“我的朋友子张可以说是难

得的了,然而还没有做到仁。”
                               【原文】 19·16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

与并为仁矣。”
                              【译文】 曾子说:“子张外表堂堂,难于和他

一起做到仁的。”
                              【原文】 19·17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

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译文】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过,人不可能自动地充分发挥感情,(如果有,)一定是

在父母死亡的时候。”
                               【原文】 19·18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1)之孝也,其

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注释】 (1)孟庄子:鲁国大夫孟孙速。
                              【译文】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过,孟庄子的孝,其他

人也可以做到,但他不更换父亲的旧臣及其政治措施,这是别人难以做到的。”

                              【原文】 19·19
                              孟氏使阳肤(1)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

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2)而勿喜。”
                              【注释】 (1)阳肤:曾子的学生。 (2)矜:怜

悯。
                              【译文】
                              孟氏任命阳肤做典狱官,阳肤向曾子请教。曾

子说:“在上位的人离开了正道,百姓早就离心离德了。你如果能弄清他们的情

况,就应当怜悯他们,而不要自鸣得意。”

                              【原文】 19·20
                              子贡曰:“纣(1)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

君子恶居下流(2),天下之恶皆归焉。”
                              【注释】 (1)纣:商代最后一个君主,名辛,

纣是他的谥号,历来被认为是一个暴君。
                              (2)下流:即地形低洼各处来水汇集的地方。
                              【译文】
                              子贡说:“纣王的不善,不像传说的那样厉害

。所以君子憎恨处在下流的地方,使天下一切坏名声都归到他的身上。”

                              【原文】 19·21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

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译文】 子贡说:“君子的过错好比日月蚀。

他犯过错,人们都看得见;他改正过错,人们都仰望着他。”
                              【原文】 19·22
                              卫公孙朝(1)问于子贡曰:“仲尼(2)焉学?”

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

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注释】 (1)卫公孙朝:卫国的大夫公孙朝。

(2)仲尼:孔子的字。
                               【译文】
                              卫国的公孙朝问子贡说:“仲尼的学问是从哪

里学来的?”子贡说:“周文王武王的道,并没有失传,还留在人们中间。贤能

的人可以了解它的根本,不贤的人只了解它的末节,没有什么地方无文王武王之

道。我们老师何处不学,又何必要有固定的老师传播呢?”
                               【评析】
                              这一章又讲到孔子之学何处而来的问题。子贡

说,孔子承袭了周文王、周武王之道,并没有固定的老师给他传授。这实际是说

,孔子肩负着上承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之道,并把它发扬光大的责任,这不需要什

么人讲授给孔子。表明了孔子“不耻下问”、“学无常师”的学习过程。

                              【原文】 19·23
                              叔孙武叔(1)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

”子服景伯(2)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3),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

好。夫子之墙数仞(4),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类,百官(5)之富。得其门者

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注释】 (1)叔孙武叔:鲁国大夫,名州仇,

三桓之一。 (2)子服景伯:鲁国大夫。
                              (3)宫墙:宫也是墙。围墙,不是房屋的墙。
                              (4)仞:音rèn,古时七尺为仞,一说八尺为

仞,一说五尺六寸为仞。 (5)官:这里指房舍。
                              【译文】
                              叔孙武叔在朝廷上对大夫们说:“子贡比仲尼

更贤。”子服景伯把这一番话告诉了子贡。子贡说:“拿围墙来作比喻,我家的

围墙只有齐肩高,老师家的围墙却有几仞高,如果找不到门进去,你就看不见里

面宗庙的富丽堂皇,和房屋的绚丽多彩。能够找到门进去的人并不多。叔孙武叔

那么讲,不也是很自然吗?”

                              【原文】 19·24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

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

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1)见其不知量也。”

                              【注释】 (1)多:用作副词,只是的意思。
                              【译文】
                              叔孙武叔诽谤仲尼。子贡说:“(这样做)是

没有用的!仲尼是毁谤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丘陵,还可超越过去,仲尼的贤

德好比太阳和月亮,是无法超越的。虽然有人要自绝于日月,对日月又有什么损

害呢?只是表明他不自量力而已。”
                               【原文】 19·25: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

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

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馁之

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译文】
                              陈子禽对子贡说:“你是谦恭了,仲尼怎么能

比你更贤良呢?”子贡说:“君子的一句话就可以表现他的智识,一句话也可以

表现他的不智,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夫子的高不可及,正像天是不能够顺着

梯子爬上去一样。夫子如果得国而为诸侯或得到采邑而为卿大夫,那就会像人们

说的那样,教百姓立于礼,百姓就会立于礼,要引导百姓,百姓就会跟着走;安

抚百姓,百姓就会归顺;动员百姓,百姓就会齐心协力。(夫子)活着是十分荣

耀的,(夫子)死了是极其可惜的。我怎么能赶得上他呢?”

                              【评析】
                              以上这几章,都是子贡回答别人贬低孔子而抬

高子贡的问话。子贡对孔子十分敬重,认为他高不可及。所以他不能容忍别人对

孔子的毁谤。


                              尧曰篇第二十
                              【本篇引语】
                              本篇共3章,但段落都比较长。本篇中著名的文

句有:“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宽则

得众,信则民任”;“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等。这一篇中,主要谈到尧禅

让帝位给舜,舜禅让帝位给禹,即所谓三代的善政和孔子关于治理国家事务的基

本要求。

                              【原文】 20·1
                              尧曰(1):“咨(2)!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

允(3)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4),敢用

玄牡(5),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6)在帝心。朕(7)躬有

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8),善人是富。“虽有周亲

(9),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10),审法度(11),修废官,四

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

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注释】 (1)尧曰:下面引号内的话是尧在禅

让帝位时给舜说的话。
                              (2)咨:即“啧”,感叹词,表示赞誉。 (3)允

:真诚:诚信。 (4)履:这是商汤的名字。
                              (5)玄牡:玄,黑色谓玄。牡,公牛。 (6)简:

阅,这里是知道的意思。
                              (7)朕:我。从秦始皇起,专用作帝王自称。

(8)赉:音lài,赏赐。下面几句是说周武王。
                              (9)周亲:至亲。 (10)权量:权,秤锤。指量

轻重的标准。量,斗斛。指量容积的标准。
                              (11)法度:指量长度的标准。
                              【译文】
                              尧说:“啧啧!你这位舜!上天的大命已经落

在你的身上了。诚实地保持那中道吧!假如天下百姓都隐于困苦和贫穷,上天赐

给你的禄位也就会永远终止。”舜也这样告诫过禹。(商汤)说:“我小子履谨

用黑色的公牛来祭祀,向伟大的天帝祷告:有罪的人我不敢擅自赦免,天帝的臣

仆我也不敢掩蔽,都由天帝的心来分辨、选择。我本人若有罪,不要牵连天下万

方,天下万方若有罪,都归我一个人承担。”周朝大封诸侯,使善人都富贵起来

。(周武王)说:“我虽然有至亲,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过错,都在我一人

身上。”认真检查度量衡器,周密地制定法度,全国的政令就会通行了。恢复被

灭亡了的国家,接续已经断绝了家族,提拔被遗落的人才,天下百姓就会真心归

服了。所重视的四件事:人民、粮食、丧礼、祭祀。宽厚就能得到众人的拥护,

诚信就能得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能取得成绩,公平就会
                              使百姓公平。
                              【评析】
                              这一大段文字,记述了从尧帝以来历代先圣先

王的遗训,中间或许有脱落之处,衔接不起来。后来的部分里,孔子对三代以来

的美德善政作了高度概括,可以说是对《论语》全书中有关治国安邦平天下的思

想加以总结,对后代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

                              【原文】 20·2
                              子张问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

:“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

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

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

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

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

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译文】
                              子张问孔子说:“怎样才可以治理政事呢?”

孔子说:“尊重五种美德,排除四种恶政,这样就可以治理政事了。”子张问:

“五种美德是什么?”孔子说:“君子要给百姓以恩惠而自已却无所耗费;使百

姓劳作而不使他们怨恨;要追求仁德而不贪图财利;庄重而不傲慢;威严而不凶

猛。”子张说:“怎样叫要给百姓以恩惠而自己却无所耗费呢?”孔子说:“让

百姓们去做对他们有利的事,这不就是对百姓有利而不掏自己的腰包嘛!选择可

以让百姓劳作的时间和事情让百姓去做。这又有谁会怨恨呢?自己要追求仁德便

得到了仁,又还有什么可贪的呢?君子对人,无论多少,势力大小,都不怠慢他

们,这不就是庄重而不傲慢吗?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使人见了就让人生敬

畏之心,这不也是威严而不凶猛吗?”子张问:“什么叫四种恶政呢?”孔子说

:“不经教化便加以杀戮叫做虐;不加告诫便要求成功叫做暴;不加监督而突然

限期叫做贼,同样是给人财物,却出手吝啬,叫做小气。”

                              【评析】
                              这是子张向孔子请教为官从政的要领。这里,

孔子讲了“五美四恶”,这是他政治主张的基本点,其中包含有丰富的“民本”

思想,比如:“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择可劳而劳之”,反对“不教而杀”、

“不戒视成”的暴虐之政。从这里可以看出,孔子对德治、礼治社会有自己独到

的主张,在今天仍不失其重要的借鉴价值。

                              【原文】 20·3 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

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信,无以知人也。”
                              【译文】
                              孔子说:“不懂得天命,就不能做君子;不知

道礼仪,就不能立身处世;不善于分辨别人的话语,就不能真正了解他。”

                              【评析】
                              这一章,孔子再次向君子提出三点要求,即“

知命”、“知礼”、“知言”,这是君子立身处世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论语》一书最后一章谈君子人格的内容,表

明此书之侧重点,就在于塑造具有理想人格的君子,培养治国安邦平天下的志士

仁人。

·上篇文章:论语第十一至第十五篇原文及译文
·下篇文章:麦肯锡卓越工作方法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评论者:pYKX5zid
云付邀请人http://www.355551311.com/yunfuyaoqingren/
云付推荐人http://www.355551311.com/yunfutuijianren/
http://www.355551311.com/taoxianapp/
http://www.355551311.com/wukazhifu/
http://www.355551311.com/zhifupingtai/
http://www.355551311.com/yuanbaibai/
发表时间:2017-05-07 10:56:39 [来自: 127.0.0.1]

 评论者:vVjguG2j
网站推广软件.网络群发软件.
博客群发软件.网络推广软件.
www.kyfei.com QQ:858190278
网络营销软件.信息发布软件.
信息群发软件.广告群发软件.
www.kyfei.com QQ:858190278
博客推广软件.网站推广工具.
推广群发软件.排名优化软件

正版软件,免费升级!是您推广产品,宣传网站,增加外链,提高网站排名的首选!

我们还提供软件OEM(贴牌)业务,根据你的需要对软件修改,带注册机,你做个网站就能卖,轻松在网上赚钱!
发表时间:2017-02-25 18:32:45 [来自: 127.0.0.1]

 评论者:W60OVqDI
上海长安铸造厂(艺术品雕塑铸造)2016年
公司主营:各类金属雕塑艺术的铸造,加工生产。
联系人:徐蜀申18019426233
公司拥有铸造证,占地5000平方以上,是上海少有可以对大型雕塑一体成型的铸造企业。
保证了艺术品的高还原性。
公司与瑞士圣加仑艺术铸造公司、上海罗浮紫艺术典藏画廊,上海油画雕塑院等是战略合作伙伴。
曾梵志大师,美国艺术家Joe,和澳大利亚UAP艺术设计公司都来我公司视察、指导工作。
电影(十二生肖 成龙)中的十二生肖头像,也是我公司铸造的。
发表时间:2016-01-13 15:28:19 [来自: 180.165.62.159]

相关评论 102 篇,当前显示最新的 3 篇。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 - 2008 tuina200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石家庄北江盲人按摩网  页面执行时间:42.97MS
石家庄北江盲人按摩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8001170号